这是描述信息
/
/
央行给出的数据一些“不好理解”

新闻中心

NEWS

资讯分类
contact

新闻资讯

央行给出的数据一些“不好理解”

2020-06-22 09:10

央行刚刚公布的今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照例给出大量数据,但这其中有些问题多少会让人感到费解。比如央行说,2018年至今已经通过“降准”释放8.4万亿元长期流动性,但为什么央行资产负债表所显示的商业银行(存款类金融机构)在中央银行的存款并未出现明显下降?

依照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的特性,“降准”实际应当是一个“缩表”的过程。所谓“准”指的是法定存款准备金率,它是商业银行(存款类金融机构)被中央银行强制性锁定的存款比率。比如,如果央行规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10%,这就意味着,商业银行每增加100元存款,就必须将10元存款到中央银行。按照这样的规矩,“降准”就是解放一定比例的“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强制性存款”,把商业银行过去不能使用的资金变成可以使用的资金。

鉴于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存款属于中央银行的负债,所以“降准”意味着中央银行负债减少。当然,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也应该相应减少,这就是所谓的“缩表”。所以我们说,“降准”的过程应当是央行资产负债表不断收缩的过程,而“降准”导致央行“缩表”反而是货币扩张的过程。

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是:从2018年到20204月央行10次“降准”,法定存准率的平均值从两年前的14.9%降至现在的9.4%,下降5.5个百分点,而按照央行的统计数据,这个过程总计释放长期流动性8.4万亿元。在不考虑商业银行大幅增加“超额存款准备金”的情况下,如果央行“降准”释放8.4万亿元长期流动性,那商业银行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存款,应当从20182223万亿元降低到1415万亿元左右。但央行资产负债表显示,截止20203月底,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存款依然维系在2021万亿元。

这个情况是否正常?为什么央行为商业银行释放出8.4万亿元长期流动性,而商业银行不用,依然存放中央银行去增加超额存款准备?难道是商业银行有的是长期资金,根本用不着这笔钱,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?如果“降准”只是大幅增加了“超储”,那“降准”的效果是否会大打折扣?

按照规则,央行“降准”的瞬间,释放出来的钱确实应当首先进入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开立的账户,其性质是“从法定存款准备金转变为超额存款准备金”,超额存款准备金是商业银行随时可以动用的资金,所以只要银行需要,立即就可以变成银行经营资金。一般情况下,“降准”后用不了多长时间,这笔钱除了留存一定比例(比如1%2%)的超额存款准备金,其他必定被商业银行用于经营。 

为什么商业银行一定会使用“降准”释放的资金?第一,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存款收益极低,根本无法覆盖存款成本。43日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.72%下调至0.35%。这样的收益水平相对于商业银行当下存款和贷款之间1.52个百分点的利差而言,实际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。第二,商业银行长期流动性相当匮乏,从老百姓储蓄存款情况就可以看到,一年期以上的定期存款越来越少,而大都被短期的理财产品取代。尽管近一段时间银行理财产品正在向长期扩展,但这也不是商业银行拒绝使用超储——低成本长期资金的理由。所以,商业银行为什么要把一大笔廉价的长期长期存放央行?很难理解。

说到这儿,联想到一段时间以来市场上出现的“错误观点”。在它们看来,中国与美国的准备金水准基本相当,中国“法定存款准备金率+超额存款准备金率”为12%,而美国也大体相当。基于这样的情况,提出中国“降准空间”有限。这是个存在明显硬伤的错误观点。为什么?第一,因为美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只有1%,其余都属于超额存款准备金,是商业银行随时可以自主动用的钱,与中国法定存款准备金(商业银行不可动用)有着本质性的差异;第二,美国超储率为什么高?原因是美联储执行零利率时,却给超额存款准备金以1.75%利率水平,但在“加息缩表”过程中,美联储也下调了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,以致当时超储率快速下降至6%附近。

(财务中心杜肖兰提供,摘录自网络)
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华林路245号罗马假日花园1号楼九层 
全国服务电话:
0591-87752513 

福建省华侨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  Copyright © 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   闽ICP备09064420号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福州